。。。。

【维勇】当我在这里(05)

●有私设

●ooc属于我,维勇属于他们彼此。

●这么久没更真是抱歉,因为过年回老家没有电脑加上我疯狂的浪和沉迷崩三。。。

●希望大家提出建议,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评论(鞠躬,谢谢!!


01     02     03     04




┅┅┅┅┅┅┅┅

维克托觉得今天的尤里有哪里不太对劲。

 

训练时漫不经心不说,一休息就抱着手机,就连米拉也看出了他不同于平日,前来问维克托尤里到底怎么了。然而当然,他得到了维克托的一个耸肩和摊手。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少见的被勾起了好奇心。

 

于是他在午饭后凑到依旧拿着手机的尤里旁边,笑眯眯的试探道:“尤拉奇卡,你在看什么呢,让我也看看吧!”

 

“啊!吓死我了走开,你在干什么啊!”被吓了一跳的尤里条件反射的把差点被甩出去的手机藏到背后,抬起眼睛瞪着面前笑着的银发男人。

 

哇,有意思,是什么呢。维克托不动声色地向后瞥去,察觉到他的意图的尤里瞬间似乎浑身上下的毛都炸了起来,他将手机屏幕摁灭,再次警告道:“走开。”他努力地把自己的眼睛瞪得更大。

 

维克托笑的更深了。Wow,炸毛了。他可怜兮兮的转过了脑袋,一副要走的样子,余光却撇到尤里果然如他所料放松了警惕。

 

就是现在。

 

维克托突然转过了身体,伸长手去够尤里再次亮起来的手机,尤里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猛地向后弯腰,妄图将手机放到维克托力所能及的范围外。

 

然而——

尤里几乎气炸了,他看着背对着他正在看着他的手机的人,忍不住磨了磨牙。要不是因为维克托比他高,手比他长,他早就……

 

奈何即使尤里这么想,他也什么都做不到。只能默默幻想着等他长大后会长的比维克托高。

 

到时候我要用身高优势来碾压他,使劲的戳他的头直到把他戳秃为止,或者那个混蛋跪下来向自己道歉,要用日本式下跪,态度要足够诚恳,然后自己就可以宽宏大量的原谅他了。哼哼哼哼哼。内心如此想着的尤里面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旁边经过的波波维奇打了个寒颤。

 

此时,维克托却瞪大了眼睛。他沉默的盯着那明显是偷拍的视频,灯光有些暗,但还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是一个黑发的人在滑冰,音乐是模模糊糊的,镜头也晃晃悠悠的。即使这样,维克托也可以看出正在滑冰的人的动作极其优美,即使音乐听不清楚,却仍然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感觉——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某次汽车旅行的途中,然后在夜晚休息时从车中走了出来,躺在那荒无人烟的郊外,抬起头就能看到满天繁星。等到黎明时分,他会回到车中,面朝黎明肩批星光,继续着他未完成的梦想和旅行。

 

维克托感到自己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稍瞬即逝的光,这感觉令他想起了过去的每一次滑冰时的感受,他听见了如雷贯耳的震动声。

 

视频中的人依旧在滑动着,明明可以看出动作完全不在拍上,但维克托就是凭空感受到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他的双目微微发热。

 

这让维克托感受到对方仿佛是一个艺术家,不,他就是一个艺术家。他用自己的身体在冰上舞蹈,即使摔跤了也让人丝毫感受不到违和感。这个人是个天生的艺术家。

 

这个人有着强大的表演力。维克托瞬间就下了定论。就在他屏住呼吸等待着下一个跳跃时,视频在这里停止了。

 

该死,搞什么。

 

维克托转过身去,他紧紧地抓着身后的人的肩膀,努力的缩小音量询问。“他是谁?尤里你……你认识他吗?他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隐隐发抖。

 

尤里少见的露出了被吓一跳的表情,一把推开他:“放开我,我不认识他,这是我在冰场工作的朋友发给我的。”

 

维克托自动忽视对方那紧皱的眉头和不满的表情,继续追问:“尤里,你帮我问问他是谁好不好啊~拜托你了!”

 

尤里被对方的心形嘴恶心到了,然后对方的那波浪号都要实体化的语气更是雪上加霜。

 

就在他想拒绝的时候,尤里·普利赛提瞬间意识到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极少数的他能骑在维克托头上的机会。于是他迟疑道:“帮你问问也不是不行……”他看见对方瞬间闪闪发光的眼睛,带着恶意的笑了起来“我要你帮我买我最喜欢的那家点的每天限量的皮罗什基……”他喜欢的那家店的限量的皮罗什基很难买到,每天一大早就有人在排队,尤里也是平时运气好的时候才能吃到一两个——虽然他的教练已经严格控制他的饭量和体型。

 

哈哈,你根本就做不到的,快认输向我道歉吧,为了你刚才的举动!尤里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和维克托跪在他面前道歉的模样。

 

然后他听见眼前的人几乎都没有犹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末了还冲个他露出了一个小菜一碟的笑容。

 

尤里·普利赛提突然有种想咬人的冲动。

 

 

 

 

第二天,维克托把皮罗什基递给尤里的时候,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那个可能的密码——胜生勇利,来自日本的花样滑冰选手。

 

维克托拿到这个名字后刚开始还有些踌躇。

 

我要怎么办呢,万一他不是能够给我带来惊喜的那个人,不是能提供灵感的密码,不是我的缪斯怎么办?

 

其实维克托昨天晚上就已经考虑好了一切。他所想到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成为那个人的教练,只有这样才能够和他完全的接触,但是他同时也明白,对于27岁的他来说,现在离开冰场意味着什么。

 

也许他可能会再也回不来了,回不到这片他所热爱着的地方,他的一生。但比起这个,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的话,最终他的结果也不过是失去灵感,黯然的离开冰场,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

 

就如同之前的每一位花滑运动员那般。

 

维克托决不允许他带着遗憾的离去,离开这个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地方。但他也恐惧于每一个夜晚在家中独自一人抱着宠物,努力的挽留着自己一点点散去的灵感。每个晚上他在编舞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要狠狠地捶地。

 

无法给人们带去惊喜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与死人无异。他一次又一次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冰冷的警告着。

 

但是现在,通过胜生勇利的滑动,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年轻时每一次站在冰面上的内心的悸动。

 

一次又一次的,沉默而洪亮的震动声。

 

维克托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他要做一个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冒险的决定。

 

 

 

勇利在熟悉的床上醒来。这是他回到家的第二天。他迷茫的抬起眼睛,看着将他吵醒的罪魁祸首——一直在响着的手机。

 

上面显示着很多的未读消息和未接电话,未读消息主要是Facebook上的,未接电话则主来来源于两个人,小优和美奈子老师。

 

怎么了?他费力地眯着眼睛,最后还是将温暖的胳膊伸进了冷空气中去够自己的眼镜。

 

就在这时,妈妈在在外面敲响了他卧室的门。“勇利,醒了吗?帮我到外面去扫一下雪好吗?”

 

勇利放下了拿着手机的手,他朝门外应了一声,就爬起来赶忙穿好了衣服。

 

等会再看吧,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毕竟上一次的这个时候也没发生什么大事,也许是披集又传了什么奇怪的照片?先去铲雪吧,果然这一次的四月还是下雪了吗,即使再来一次还是忍不住想要感叹一下四月的雪啊……好冷!勇利一边出神的想着一边拉开了自己卧室的门,然后瞬间又关上了门。他默默地退了回去,找出了自己的过冬装备。

 

等到勇利忙完了一切后,他迈着笨重的步伐回到自家的旅馆里,一开门,被一只棕色的东西扑倒在地同时被糊了一脸水。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东西??”勇利缓惊恐地抬眼,对上了一只正看着他傻傻张着嘴的贵宾,随后被他身后那个穿着乌托邦胜生的衣服的人夺去了呼吸。

 

“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我会帮你拿到大奖赛金牌的哦☆~”

 

胜生勇利一瞬间懵了头。

 

“维、维克托!!!???”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Alex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