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维勇】当我在这里(02)

●有私设

●ooc属于我,维勇属于他们彼此。

●这章老毛子依旧活在勇利的回忆里,下章一定让他出场(大概)

●希望大家提出建议,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评论(鞠躬,第一次使用超链接,不知道对不对


01



┅┅┅┅┅┅┅┅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就要采取行动。勇利快速的穿好衣服向外面走去。虽说这个时候自己原计划是要好好放松一下的,但是时间可没有给自己留有余地。要是想要阻止维克托,那至少自己在那段时间要陪在维克托的身边,这样一来就要想办法引起维克托的注意力,只有这样才能够和维克托接触。

 

怎么样才能引起维克托的注意呢……目前来看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花滑来吸引维克托,要让一直在赛场上的失利自己通过花滑来引起世界五连霸的维克托的注意力……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啊。哦,对了,维克托现在应该是三连霸。

 

勇利猛地停住了脚步。

 

可是不试试怎么行呢,如果连尝试一下都不敢的话,那么自己来到这里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了。

 

他是为了维克托而来的。

 

勇利冲出了走廊来到旅店的前厅,一把钻进运动鞋里,拽起装着冰鞋的背包就往门外跑去,差点撞上正从外面回来的真利。

 

“真利姐我去冰之城堡了,替我给妈妈说一声!”

 

真利瞪着早已绝迹而去的勇利的背影,把尚在嘴边的那句“知道了”咽回了肚里。

 

“还真是努力呢,勇利……”

 

另一边早已气喘吁吁的勇利终于跑到了冰之城堡,大概是得益于今天是工作日的原因,冰之城堡里并没有多少人——其实就算不是工作日,也已经没有多少人会来冰之城堡滑冰了。

 

和小优打过招呼后就快速的换好冰鞋,当真正站在冰场上的时候勇利反而迷惑了。

 

该怎么做?

 

不管了,总之先练习各种跳跃吧,先从自己能够掌握的跳跃开始。明天早上也要加强晨练中的基础训练。

 

勇利暗自决定好之后,就开始先在冰场上缓缓地滑动来热身,顺便让自己熟悉一下在冰上的感觉。毕竟在过去勇利已经退役了,即使偶尔也会到冰之城堡去,但和以前自己还是运动员时相比练习的强度还是放松了很多。

 

待到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热了起来,勇利就决定先从自己比较擅长的阿克塞尔三周跳开始。

 

嚓——

 

伴随着冰鞋落到冰面上的清脆的声响,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就完成了。

 

不对,哪里不对,感觉不对。

 

勇利皱起了眉。即使这个阿克塞尔三周跳完成了,他依旧不满意,他感觉自己还是少了些什么。

 

嚓——

 

又一次,勇利完成了另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但他依旧感觉少了些什么。

 

于是他一遍遍的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勇利几乎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急躁与绝望。别开玩笑了,这种连自己都无法满意的跳跃,怎么可能吸引得了维克托。

 

直到他重重的摔在冰面上。

 

一直在看着冰场的小优慌忙跑过来。

 

“勇利,你没事吧?有没有摔伤?哪里疼吗?”

 

但她还没有跑到勇利的身边,勇利早已用手将自己撑了起来。

 

“小优,你刚才一直看着我吧,你觉得我刚才的阿克塞尔三周跳怎么样?”他用手捂住眼睛。

 

小优急忙刹住脚步。

 

这样的勇利,有点奇怪,和平常不太一样……

 

“我觉得挺好的呀,勇利怎么了?”她小心翼翼的试探。

 

“别开玩笑了!那样的跳跃!那种阿克塞尔……根本就……我这么……”话音到最后,勇利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他深深地低下了头。

 

幸好此时其他的几个人都已经离开了冰场。

 

“勇利,你冷静点!”小优看见勇利还要继续阿克塞尔三周跳,连忙上前阻止。

 

“你现在需要休息,勇利!停下来!你这样下去很有可能留下什么后遗症的,你难道不想继续花样滑冰了吗!!”

 

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动了勇利,本来已经挣脱了小优的勇利突然停了下来。他背对着小优,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良久,他慢慢地转了个圈。

 

“抱歉小优,我刚刚有点激动了。我的心太急了,吓着你了吗?”

 

“没事,勇利,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小优装作被吓得不轻的样子,夸张的拍着自己的胸口。

 

“那小优觉得,我刚刚的阿克塞尔三周跳怎么样?”勇利继续执着于这个问题。

 

小优仔细的思考了约有三十秒,她联想到刚刚勇利失控时喊的话。

 

这样的阿克塞尔三周跳……什么意思?她仔细回想起来刚刚勇利的阿克塞尔三周跳,越想越不对劲。勇利跳的阿克塞尔三周跳虽然完成了,但是却没有以前那种让人看了激动地心情。

 

“勇利。”她斟酌着措辞“你有没有感觉,你的阿克塞尔三周跳里面少了感情?”她抬起头,看见了一脸不解的勇利。

 

“以往看你的跳跃,即使失败了也会让人感到心情的激动,让人有种感动的感觉,但是你刚刚的阿克塞尔三周跳,却让我看了毫无感觉,有点……嗯……怎么说呢。”小优停顿了一下,“有点失去了灵魂的感觉,死气沉沉的。”她最后总结道,同时小心翼翼的观察的勇利的面部表情。

 

勇利陷入了沉思。

 

怎么会这样?

 

他突然恍然大悟。

 

自己一心只想着怎么引起维克托的注意,反而忽视了初心。

 

自己当时虽然确实是被维克托吸引着才开始花滑生涯的,但是却也同时深刻的爱着这运动。一旦自己想着别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忘记这份同样重要的感情。

 

小优看见自己的青梅竹马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想到什么了么,勇利?”她好奇的尽量轻柔的问道,生怕打扰了好友的沉思。

 

勇利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露出喜悦的笑容,一把抱住小优呢喃道:“谢谢你,小优!”

 

他撒开手向滑冰场的出口奔去。

 

“小优,今天谢谢你了!我先回去了。”他头也不回的喊道。

 

“勇利!”小优突然开口。

 

勇利不解的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如果勇利决定好了要去做什么事情的话,不论是我,还是勇利的爸爸妈妈,都会一直支持着你的!所以,勇利,不要犹豫的向前走吧!”小优冲着他突然喊道。

 

小优紧张的观察着面前的人的反应。她不知道勇利究竟怎么了,但她不希望勇利迷失在前进的道路上。她一直为勇利所持有的那份对滑冰的炽热的感情感动。

 

她看见黑发的已经不能称作男孩子的人轻轻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知道。”他重复道“我知道,谢谢你小优。”

 

她看见自己的好友在冰面上低下头慢悠悠的转了个半圆,当光照过他的脸时,有光芒自他的眼睛中一闪而过。

 

她突然就放下心来。

 

 

 

 

 

勇利回到家中,在回来的路上他刚刚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记得后来自己就在底特律训练了,还在那里遇见了披集君,和他成为了结伴伙伴,没想到第一天就出了问题。

 

看来他要提早结束自己的休假了,是时候联系切雷斯蒂诺教练了。

 

勇利拉开乌托邦胜生的门。

 

小维猛地扑向他。

 

 

TBC

 

 

 

 

 

勇利:哇啊啊小维你不要突然扑上来啊吓死我了还好你没有维克托的马卡钦那么大。

小维:汪汪汪汪(舔)

在旁边的麻麻:哎呀维酱还真是黏勇利呢,一听到勇利回来的声音就从楼上跑下来了。

 

等勇利回到房间。

勇利:QAQ果然今天在冰上摔得那下把腿磕青了。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Alex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