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维勇】《当我在这里》―01

●《画风》大概会先停一段时间,因为没有灵感,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没眼看,这太对不起给我小红心鼓励我的那些人了。
●这篇大概是中篇。
●如果喜欢的话就请点个小红心或者评论或者关注我,谢谢,也欢迎提意见。

┅┅┅┅┅┅┅┅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用力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然后又睁开,他的手微微颤抖着。随机他安静的吞下口中的药片,然后再一次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俄罗斯花样滑冰选手,现代花滑的奇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昨日被发现吞在家中大量安眠药自杀。根据其教练和好友的描述,维克托选手在生前的一段时间里曾经神思恍惚,被怀疑是抑郁症……”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胜生勇利紧紧的握住电视遥控器。他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摇晃。
他的眼前模糊成了一片。

别开玩笑了。

那可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现代花滑的奇迹,大奖赛五连霸,怎么可能会屈服于抑郁症那样的病。

他手上的力气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的手已经一片通红了。可是胜生勇利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最崇拜的人,最喜欢的人,在昨天离开了这个世界。

胜生勇利感到自己的血液正在冲着大脑倒流,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然后朝外面跌跌撞撞的爬了出去。
我得透透气,我想透透气。他意识模糊的想。我想呼吸一些新鲜空气。

哐当――

胜生勇利一下翻倒在地上,又滑了好几米远,直到他撞到门框。

怎么了?他抬起手看见粘稠的血液顺着手指流了下来。他有些愣,呆呆地看了半天。似乎大脑没有办法处理这样的信息。然后鬼使神差的,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好恶心的铁锈味,维克托的血也是这样吗?啊,维克托是吃安眠药而死的,他不会流血的。那就好,至少他一点都不疼。

他又舔了一下嘴唇,这次他尝到了苦涩的气味。

他在流眼泪,整个脸都是泪水。狼狈的不得了。好疼,胜生勇利无意识的呢喃道,好疼,我好疼。

你在离开之前,也曾经这么疼吗?

如果我在他身边的话,说不定他就不会离开了。

勇利忍不住自嘲了起来。
别开玩笑了,你什么也改变不了。他甚至不知道你是谁,即使你和他一样是个花滑运动员,即使你的整个人生都是以他为目标。还记得5个月前的大奖赛决赛当晚吗?他问你“要不要合影留念?”态度神色都自然的仿佛你只是一个他的粉丝一样。

就如同他的每一个粉丝一样。

你难道不是他的一个粉丝吗?胜生勇利,你只不过是他的一个粉丝罢了。
我当时为什么没和他留影呢?啊因为当时我决赛最后一名,他这么一问,我更难过了,还带着点赌气的成分在里面。

我当时为什么没和他合影呢?

我为什么不答应他呢?他悔恨的想。

胜生勇利想起了自己满屋子的海报。

如果我当时答应了他,现在我的房间里说不定会有一张我和他的合影,那将会是唯一一张我和他在一幅图画里出现的场景。

那将会是我离他最近的时候。

好冷,怎么会冷?

他下意识的翻过身,看见了外面的景色。然后他抬起头,看见了少女双手捂着嘴流眼泪的画面。

啊,是优子。你在说什么呢?他努力的眯起眼睛,却只是听到了更大声的“嗡嗡”声。

胜生勇利眼前一黑。

嘀嗒――

胜生勇利从睡眠中醒来。小优突然凑过来把他吓了一跳。

“勇利!你没事吧!我到你家的时候,你倒在在地上把我吓一跳!你满头都是……都是血,把我……把我吓坏了。头疼吗?要不要先吃点水果?勇利的父母去给买饭去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胜生勇利笑了起来。“不疼了。我现在不饿。小优,我睡了多久了?”

“真是的,勇利已经躺在这里一天了。”小优松了一口气,她突然沉默了下来,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胜生勇利无意义的发着呆,直到小优终于忍受不住这沉默,她轻轻握住勇利的手。“勇利,我知道维克托的事了。你要坚强一点啊……维克托的事我也很难过。可是,勇利你总要走下去的,所以不要沉溺于悲伤啊。”总有人要提这件事,小优咬着牙在心中想,不能让勇利一直想着这件事,勇利必须坚强。只要哭出来,多多少少心里都会好受些。

出乎她意料,勇利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声嘶力竭。她看见从年少开始就一直崇拜者维克托的自己的青梅竹马眼泪突然流下来。

胜生勇利缓缓扯出一个微笑。

“我没事的,小优也不要难过了。”他轻轻的拍了拍眼前的少女的手。

小优看着眼前安安静静哭着的人,终于忍不住眼泪。她猛地低下头把脑袋埋进床单里无声的哭了起来。

“小优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勇利轻轻的摸着哭泣的人的头,尽自己所能的安慰着她,即使他自己本身也几乎忍不住泪水。

但是勇利还是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很快就会忘记我曾经以一个名为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人作为偶像,我曾经喜欢他到熬夜去买有关他的杂志,喜欢到买了一只以他为名字的宠物。

我会快就会忘了我曾经多么喜欢这个人,为了和他站在同一个冰场上而开始学习花样滑冰,因为他而爱上了这项运动。

我很快就会忘记的。他一遍一遍的像是催眠般的重复着那些深刻的记忆。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没有什么是不可磨灭的。

我做不到。

勇利闭上了双眼,他放轻了自己的声音,“小优,我有些累了,让我睡会可以吗?”

“好的,抱歉……勇利,我……”小优抬起头来不好意思的撇过头。

“那我就睡一会了,等爸爸妈妈回来了在叫醒我吧。”他打断小优的话。

说完,勇利就躺了下去,用被子紧紧的裹住了自己。

小优愣了一下。勇利哪里不太对劲。

可能是真的累了,勇利出乎自己意料的真的很快就睡着了。

汪……汪

好吵,好吵,勇利无意识的皱着眉,谁在碰我?走开……别来烦我,让我睡一会,我太累了,让我睡一会。然而骚扰的东西依旧不停止,勇利烦闷的睁开了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棕色的糊了他满脸的球。

什么鬼?勇利迷惑的坐了起来,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医院苍白而又病态的墙。

这是他自己的房间。

看着满墙的海报和温暖的气息,勇利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得出了结论。

怎么回事?妈妈他们把我搬回来了?不对,勇利挪动着自己的脑袋看了看乖巧的坐在旁边伸着舌头看着自己的小狗。

他们四目相对。

………………

唉?……唉??????

“小维??????!!!!!!”

小维:害怕.jpg

等等等等,这是什么情况??勇利踉踉跄跄的爬下了床,跑到桌子旁边看了一眼电子表。

2013.11.10
10:31

这是三年前。勇利确实记得三年前自己是休过一次假回到了家里。但是……

怎么会这样?梦?不可能,梦怎么会这么真实,他用手锤了一下桌子。

疼痛感瞬间刺激了他。

我回来了?这怎么可能?但是我真的回来了??

他盯着小维绕着他一圈一圈的转着,然后弯下腰来将自己心爱的小狗抱了起来。

小维还活着的话那也就是说明,维克托也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一个有维克托存在的世界。

胜生勇利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的苏醒了起来。

一个维克托还存在的,美好的,精彩的世界。

胜生勇利踱步到窗边。

唰――

窗外阳光灿烂,透过窗户在房间内轻盈的舞动着,空气中的细小的尘埃躁动了起来,舞动着,旋转着,就如同勇利过去曾经在四月看到的那场雪一般。

我回来了。

I am coming back for saving you this time.

TBC

那一天,在乌托邦胜生吃饭的人们终于想起了在吃饭时被巨大声音惊吓到而卡住的恐惧。

“哎呀,维酱又调皮了吗?勇利声音好大呀。”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小维我对不起你啊我那时候不该抛下你的QAQ我以后再也不会了QAQ我好想你QAQ”

宽子妈妈在上楼看怎么回事的时候看见自家儿子疯狂的蹭着看起来生无可恋的小维。

小维:我差不多已经是条废狗了。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Alex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