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维勇】When you only got a hundred years to live

|有轻微的私设,可能会ooc

|一个简单的故事,不足之处或者错误欢迎在评论区指出。

|一个听歌时的小脑洞

│第一次用lofter发文,请多指教
──────────────────────
I'm fifteen for a moment.
Caught between ten and twenty.
And i 'm just dreaming
Counting the ways to where you are.(1)

胜生勇利今年十五岁了,几年前他因为一件事而开始滑冰。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还记得那一天放学后小优拉着他跑去看维克多的比赛,当他第一眼看见维克托时,突然就移不开眼睛了。胜生勇利第一次知道一个人原来可以这样完美,他的每一个跳跃,每一个旋转,每一个回眸,都是如此的摄人心魂。
他移不开自己的眼睛。
就在那一刻他突然想起那天英语老师在课堂上讲的一般现在时的语法。
当表示客观的,永恒不变的真理时,要用一般现在时。
I admire him.He is so beautiful.
他的脑海中突然就跳出这句话。
他想要有一天能够和这样的人站在同一片冰场上竞技。
那天他魂不守舍的跑回家去,见到父母的那一刻,他还没考虑,便脱口而出,他说:“妈妈,我想滑冰。”
后来,据父母说,他的眼睛第一次那么亮,充满了希望,令人无法拒绝。

I'm 23 for a moment
He feels better than ever
And we're on fire
Making our way from Mars(2)

胜生勇利今年23岁了。
在又一次的在比赛中失利,他终于感受到了疲惫,他的心极度疲惫。
新闻上报道的全是关于他再一次失败的消息,并且猜测他是否会在这次失败后引退。
他在比赛完后躲在厕所里,给家人打电话向他们问候,终于还是狼狈的哭了出来。
我想家了,他在无法抑制的眼泪中想到,我好累,是时候回家了。
就在他哭着的时候,他所在的厕所隔间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吓得他当场止住了眼泪。
“我要升到成人组了,你是时候引退了。”站在外面表情凶狠的少年向他威胁道,“赛场上不需要两个yuri。”那是俄罗斯的尤里,被认为是继维克托之后最有天赋的花滑选手。说完后他就气势汹汹的走了。留下勇利一人呆站在那里。
冰场上不需要两个yuri。
他的脑海中无意义的想着这句话,最终苦笑了起来。
在离开比赛场地时,勇利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声:“yuri。”他的心脏骤然紧缩起来。

那是他过去无数次重播维克托的花滑获奖视频时在获奖感言那段最经常听见的声音。

他几乎是不可置信的回过头。
他看见自己崇拜了将近20年的人从他面前走过,旁边是那个耀眼的金发少年。那个人微侧着头向少年讲解着这次比赛中还不够完美的地方。

勇利提起的心又重新放了下去。

他怎么可能是在喊你呢?他可能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时,维克托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他朝着他笑了起来,就如同他无数次对自己的粉丝笑着那般,他说:“要合照吗,可以哦。”
勇利在心中自嘲般的想到:看吧,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就是我敬仰了这么多年的人,即使他甚至不知道我是也是这次比赛的参赛选手,我也是如此的喜欢他。
勇利转过了身,仿佛没听见他说话般,拉着旅行箱走开了。他什么都不想要,也什么都不想说。
回到了好久不见的家乡,勇利几乎落泪。家乡的人们并未因为他未取得一个好成绩而对他冷嘲热讽。妈妈也贴心的没提过比赛的事情。只有美奈子老师在一开始狠狠地吐槽了他骤增的体型,他却笑了起来,反正我已经打算放弃了,所以我可以想吃多少猪排饭就吃多少猪排饭了,我不用在担心自己的易胖体型了,不用在担心滑冰时某个动作做不好了。
我可以随心所欲了。
胜生勇利这么想着,却难过的想哭。
于是为了减压,他跑去了滑冰场,见到了小优,寒暄过后,两人又重新熟悉了起来。
胜生勇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小优,可以别走吗,有个东西,想让你看看。”

就当是祭奠你过去的滑冰生活吧,这一次没有喧嚣的观众,不会有人对你指指点点。
这样想着,胜生勇利摆出了熟悉的姿势。
那一刻小优屏住了呼吸。她太熟悉这个开场姿势了,那是她曾和勇利一遍遍看过的维克托的《不要离开伴在我身边》。

待勇利滑完后,她几乎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她第一次知道,人类的语言竟是如此的贫乏,竟无法表示出这份美。于是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太棒了,拼命想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勇利看见她这样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他想起了自己曾经一遍又一遍的在冰上摔倒时的场景。那一切都值得了。
他不曾想到这却给他带来了另一个转机。
小优的三个熊孩子把它录了下来并传上了网络。这个视频一夜之内点击量暴增。
他不曾想过这个视频会为他带来维克托。
他还记得当他被一只酷似小维的狗扑倒时自己心跳的声音,他记得自己跌跌撞撞跑向温泉,记得维克托笑着对他说:“从今天开始,我将担任你的教练。”
他似乎又不太记得维克托是否说过这些,那时他耳鸣的厉害,什么都听不清,唯一知道的便是维克托在他面前。
维克托,在他,眼前。不到十米的距离,却让他害怕的不敢走一步。
他怕他一动这个梦境就会破碎。
等到了晚上安顿好维克托之后,他才是终于意识到,维克托真的就在这里,在他眼前。他不由得抓住了自己胸口处的衣服。
这太奇妙了,当我充满希望的时候,你我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当我已经绝望放弃的时候,你却来到了我身边。
两人的关系迅速变好。
虽然一开始他们之间还有一些隔阂,但是自从与维克托在海边谈过之后,勇利对他打开了自己的心。维克托确实是个好教练。所以当俄罗斯的尤里跑来要人的时候,他才会那么坚决的答应维克托的温泉on ice的决定。他要留住维克托,他要维克托在他身边陪伴他。凭着这股劲,他居然赢了尤里。这在以前可能也只是想想的事情。在之后的大奖赛时,他再一次因为紧张而几乎崩溃时,维克托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他说:如果勇利无法拿到奖牌的话,我就引咎教练一职。那一瞬间,勇利的大脑死机了一下,随后大颗大颗眼泪流下来,他看见维克托手忙脚乱的安慰自己,说只是开玩笑,他突然就有了勇气,他一边哭一边冲维克托吼道:“不要离开伴在我身边啊。”为什么要这么试探我啊?不要走啊,我这么紧张都是因为你啊。我是那么的相信你。骗骗我也好,你要比我自己相信我会赢啊。
等到了上台比赛时,他故意让维克托弯腰,用手戳戳他的发旋,然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
安心吧,维克托。我会尽我自己所能的,不会在这停下的。
等到上台后,随着yuri on ice的音乐响起,他开始表演。
感觉哭过之后轻松了好多,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突然哭出来的时候维克托的表情太有趣了。维克托作为教练真是太不成熟了啊。我的抗压能力不好,这种事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啊,维克托个笨蛋。
那是他第一次在场上那么放松的比赛。他突然想到,如果我把最后一个后外点冰四周跳改成后内点,维克托会是什么表情呢?
想到做到,他真的跳了后内点冰四周跳。即使最后摔倒了,但是圈数够了,被认定成功了。
待到结束后,他气喘吁吁的看着捂着脸的维克托,紧张了起来,他在哭还是在笑?生气了吗?突然维克托抬起头向着出口跑去,勇利忍不住也兴奋起来,他奋力向那边滑去,维克托站在那里,勇利伸出了自己的双臂,笑着喊道:“维克托,我干的不错吧!”维克托在那一刻笑了起来。他扑向勇利,亲上了他。他说:“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能让勇利震惊的事情了。”
勇利看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吗。”
最难熬的就是在俄罗斯的比赛,在第一天的短节目结束后,家人打电话来告知说马卡钦因为偷吃了馒头进了医院,可能要不行了。那一刻他想到了小维。所以他强制让维克托回去,维克托只好拜托雅科夫临时当一天勇利的教练。然后当晚离开了俄罗斯,他走之前给了勇利一个深深的拥抱,他说:“即使我人不在这里,我的心也是在这里的。”勇利忍不住就想哭。即使你人不在这里,我知道你得心和爱都在这里,所以安心吧。
然而在第二天的自由滑中,他还是频频失误。最后差点没能进决赛。比完赛后他出机场时,看见了完好的马卡钦和等着他的维克托,他们隔着透明玻璃一边看着彼此一边向出口跑去。
等到玻璃门打开后,他扑进了维克托的怀里。
他们在机场里旁若无人的抱着彼此。
勇利说:“在我引退前,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维克托笑了起来,他缓缓吻了一下勇利的无名指,然后说:“好像求婚啊。”他们又拥抱起来,维克托在勇利耳边轻轻叹息道:“要是勇利能永远不引退多好啊。”勇利抱着他,眼泪憋在眼眶中。他想,我也想让你一直在我身边。你教会了我爱。
勇利在心中说道:I love you.

I'm 33 for a moment.
Still the man,but you see i'm of age.
胜生勇利现在33岁了,他已经引退了好几年了。
他刚刚引退的时候,维克托也重回冰场,这件事使全世界都兴奋起来。他还记得维克托走的前一夜,那是勇利第一次主动同意和维克托一起睡。
维克托轻轻抱着他,在他耳边缓缓说着他走后要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话。勇利一一应和着,最后,维克托紧紧抱住他说:“等我回来。”勇利笑着说:“好,我就呆在这里哪里也不去,免得你找不到我。”第二天,维克托离开时勇利还没醒,他就像来时一样一个人独自走着,这一次心中却充满了希望。
维克托得到金牌的那一天勇利因为有事没能看直播,待他有时间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所以勇利起了个大早看重播。在颁奖典礼上,维克托笑着说:“这次赛季结束后我就会引退了,还有一个人在等着我。”然后任凭记者在怎么问也不透露分毫,勇利笑着想这个人怎么还是这样。
就在那时,有人敲了敲他们家的门,勇利爬起来向门边走去,刚打开门就被人抱住了,那个不速之客的衣服里似乎还带着来自俄罗斯的冷空气,勇利回抱了他,笑着说:“欢迎回来。”良久,维克托抬起埋在勇利脖子的头,说:“我回来了。”自那时起,两人就住在了一起。一直到现在。他们之后就在长谷津又买了一套房子。勇利的家里人默契的都不过问他们之间的事,勇利不禁想到多年前当他决定放弃花滑时,他的家人也是如此。他忍不住想自己的家人是多么好啊。
他的家人用他们自己的方式保护着他们最爱的孩子。
这时外出回来的维克托打开了门,岁月似乎并未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但是维克托的气息却愈发沉稳,他抱着勇利说:“我回来了。”勇利垂下眼睛笑着说欢迎回来。就如同他们多年来所做的一模一样。然后维克托说:“我们去周游世界吧,勇利。”勇利一愣,刚刚是谁说维克托沉稳的?

I'm 45 for a moment.
The sea is high and I'm heading into a crisis.
Chasing the years of my life.
胜生勇利现在45岁,12年前维克托突发奇想要去旅行,于是他们真的就去了,匆匆准备好一切,他们就踏上了旅途。第一站是俄罗斯,在那里他们拜访了尤里和雅科夫,去了维克托的家,一人捧着一个星巴克的杯子一起去红场。随后他们去了美国,在夜晚的街道上十指相扣相视而笑。离开美国前往英国的路上他们经过一个教堂,里面有一对男女正在举办婚礼,他们只是路过竟然也收到了这对新婚夫妻的邀请参加婚礼。两人决定暂时在这里留一晚。当晚在旅馆,消失了一下午的维克托回来了,他单膝下跪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虽然有些晚了。”随后将手心中的一对戒指拿出,笑着说:“Will you marry me,Yuri?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do us part.”勇利一愣,随即他笑了起来,他哽咽着说道:“Yes,I will.”维克托替他把戒指带上无名指,他们手拉着手一起在半夜跑到外面的田野上看星星,两枚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月光下闪出微光。
他们旅行了将近两年,走遍了各地,看遍了各种美景。他们在比萨斜塔下合影,在伦敦大本钟前微笑。直到后来他们回到长谷津。生活又恢复了原样。
马卡钦离开是在一个清晨。
那天清晨,勇利发现马卡钦有些不对,维克托和他一同跪在马卡钦面前,他们知道马卡钦要提前离开了。这只陪伴了他们许久的狗,即将要离去了。在勇利和维克托心中,它早已远远超过了一只宠物的重量,他们看着小狗像往常一样用它的豆豆眼盯着他们,缓缓着舔着他们抚摸着它的手,最后安然的闭上眼睛睡去了。勇利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哭声,维克托抱着他,良久没有说话。最后,他们抱起安静睡着的小狗,勇利的眼泪一滴一滴打湿了马卡钦的毛,维克托轻轻吻着他的眼泪,他们亲手将它埋在了房子的外面的小山坡上。从此以后,每天早上,勇利和维克托起床多了一项任务――去和马卡钦打招呼。

Half time goes by
Suddenly you're wise
Another blink of an eye
67 is gone
The sun is getting high
We're moving on...
时间如流水一般,胜生勇利已经65了。
他和维克托在长谷津已经住了将近20年了,维克托和勇利身体已大不如以前。他们都知道有一天,其中有人就会离开另一个人。维克托曾经无数次说过,他舍不得让勇利一个人孤单的留在这世上。勇利却对他说他希望自己是被留下的那一个。他整个人生中的大半时间都在爱维克托,他舍不得让自己爱的人寂寞。聊着聊着,两人相互依靠在一起,维克托笑着说:“等我离开后,你就把我葬在马卡钦的旁边,我要好好的看着它,它一定等了很久。我会和他一起伴在你身边,看着你每天早上起床睡眼朦胧的换衣服,中午的时候我们就悄悄躲在你旁边,监督你好好吃饭,到了晚上,我们要提醒你好好睡觉,不许你熬夜。”勇利盯着他说:“如果是我先离去呢?”维克托于是便又笑了,他说:“如果你先离开,我就每天都想你,吃猪排饭的时候带着你的那一份吃,睡觉时想着你入眠,你可要等等我,还要看好马卡钦。等我找到你们后,我们就再在一起,像以前那样。”
他们一只从上午交谈到下午,淡然着谈论着自己的离去。
勇利想,我这一生已经没有遗憾了,我多么幸运啊,我与自己所爱之人结识,并相伴一生,我们曾经一起去看世界,在异国他乡接受过陌生人的祝福。我多么幸运啊。

I'm 99 for a moment
Dying for just another moment
And I'm just dreaming
Counting the ways to where you are

胜生勇利现在99岁了,维克托在5年前离开了他。令人惊叹的是,很少有运动员能够有这么长的寿命。勇利依照维克托的愿望,将他葬在了长谷津马卡钦的旁边。每天早上,他离开房门穿过小路来到这里,向他们问好,他依照维克托的愿望好好吃饭睡觉,安安静静的生活在这个生育他养育他的地方。他并不感到孤独,因为他知道维克托就在他的心里。

终于有一天清晨,他感到自己要离去了,他打电话给尤里拜托他把自己葬在维克托的旁边。挂断电话后他躺在舒适的床上,恍惚见看见27岁的维克托和马卡钦站在窗户旁边,阳光透过他们照射进来,他们看着他笑得温柔。勇利露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微笑,他想着是时候去找维恰和马卡钦了,他们一定等急了。他回顾自己的这一生,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幸福。
阳光照到了床上,晒得床暖洋洋的,勇利缓缓的闭上眼睛,恍惚间感受到这温度和维克托的怀抱的一模一样。他轻轻笑了。

Every day's a new day.

尤里后来依照勇利的遗言,将他和维克托葬在了一起。每年他都会抽时间来日本看一次他们,即使他也早已头发花白。有一次他站着回头看,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了23岁时的勇利和27岁的维克托抱着马卡钦向他灿烂而又幸福的笑。最后他回头嘲笑自己的年老眼花,末了忍不住又笑着说了个字。

“猪。”

(1)歌曲100 years的歌词,接下来下面所出现的均为此歌歌词

(2)原歌词为“I'm 22 for a moment
She feels better than ever
And we're on fire
Making our way back from Mars

因为是手机发文,所以格式可能会有些瞎眼。。在这里表示抱歉QAQ

评论 ( 3 )
热度 ( 77 )

© Alex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