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安】安迷修有三个愿望(上)

●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

●ooc预警

●下篇会尽快发的

依旧是喜欢的话请评论,谢谢。顺便求小伙伴啊。

雷神之锤击中安迷修的时候雷狮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星空。那时他因为看到了安迷修的踪迹而怀疑的跟了上去,却看见一直都对他恶脸相向的骑士柔和的表情邀请他一起看星星。
雷狮心里把安迷修各种嘲讽了一遍,想着这傻逼骑士终于在大赛进行到最后一步只剩他们俩人的时候把自己给逼疯了,却鬼使神差的坐在了他旁边。

结果就是雷狮傻逼兮兮的听安迷修从星星到月亮再到人生理想乱七八糟的说了个遍。

安迷修憧憬的说自己想看看大海,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雷狮坐在旁边不屑地撇了撇嘴,“安迷修你别是个傻子吧都是成年人能不能成熟点,你参加了凹凸大赛还想着那些有的没的。”

安迷修气的撇过头去怼了回去,“恶党你肯定从小缺爱,这是一个正常人都会有的愿望吧。”

雷狮假笑,“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在这种时候还坚持着什么骑士道的,相信我安迷修,你太低估自己了,你绝对不是正常人。”

安迷修向后仰去用手臂盖住眼睛,雷狮听见他叹了口气,“今天不想跟你打架。”

莫名的,雷狮也向后躺去,他们仰视着同一片星空,良久,雷狮听见自己开口,“今天本大爷就饶你一命。”

他听见安迷修低声笑了起来。

而现在,正义的骑士也笑了起来,他的身体缓缓的消散,而骑士未开口的话,也伴随着落在身旁的双剑一同消散在了天空之中。

白发的神使在空中俯视着他,无悲无喜的开口,“恭喜你,参赛者雷狮,你是本届凹凸大赛的获胜者,你现在可以说出你的愿望了。”

一瞬间,雷狮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愿望,神使于半空中等待着他的决定,雷狮犹豫了一会,突然就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死死盯着神使。

“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是吗?”

“当然——只要是合理的,伟大的创世神都可以为你实现。”神使在说到合理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我的愿望是,实现那家伙——参赛者安迷修的愿望。”

神使愣了几秒,随后对他点点头。

“可以,但是你要自己去实现。我们接下来将会把你送到参赛者安迷修的两个年龄阶段,你要做的就是实现他的愿望。至于实现哪个愿望,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雷狮一句话都没说,转身走到了黑色的传送门里。一瞬间,黑暗吞噬了他的意识。

雷狮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喧闹的街市的交汇处,他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熟悉的街道,脚不由自主的向前迈动。

这里,很显然是雷王星最喧闹的也是最繁华的那条商业街。雷狮曾经无数次在这条街上驻足,或东躲西藏耍弄奉命带他回王宫的侍卫,或者偷偷带卡米尔来这里买蛋糕。雷狮对这条街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指出那些店家。雷狮向前走,顺便买了条长袍挡住自己的脸。

他就是来到这里寻找安迷修。但他来来回回转了几圈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跟安迷修有半分相像的人。

真没想到安迷修居然也来过这里。雷狮驻足沉思。

什么玩意儿,创世神该不会是弧我的吧。雷狮晚上住在旅店休息时忍不住腹诽。白天的时候雷狮跟神经病一样在这条街上一直来回走。他决定晚上再出去找找,晚上就不用穿长袍了。

雷狮在夜晚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就在这时,前面人突然聚成了一堆。雷狮正想绕过这群人,突然在里面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位先生,请把你拿的这位小姐的东西还给她。”

“哦?小屁孩,你倒是说说我拿了她什么?”

“你兜里的钱包露出来了。”尚且年幼的安迷修冷静的指出这一点。

那个男人低头一看,本来藏的好好的钱包因为这个躬身的动作而被挤了出来。那人立刻恼羞成怒,他猛地拔出一把小刀冲面前的小孩刺去。变故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这时,那人突然手脚一软倒在地上,身体不自然的抽搐。

安迷修把手放在随身的剑上还没拔出来就看见面前的人倒在地上,他怀疑的向四周看了一圈,雷狮看见他眼神定格在了他身上,挑衅的笑了笑。

等到安迷修确定那人还活着后,人群渐渐散去。安迷修迈着腿跑到雷狮面前,庄重的向他道谢。“谢谢您帮助了我。”

虽然我并不需要就是了。安迷修无语地看着眼前的人。“我是见习骑士安迷修,先生怎么称呼?”

“你怎么知道是我救了你?”雷狮回避了问题。

“因为您看起来很强。但这不是救我,先生。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解决那种恶党的。”安迷修挺了挺身子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坦诚啊安迷修?”

“这是什么意思?等等,先生你的名字?”

安迷修看着眼前的人准备离开,急忙追上去。但前面那个走的飞快,他的背影消失很快在了人海中。

“我叫布伦达,就是我救了你。”雷狮走之前扔下一句话。

“布伦达先生……”安迷修看着眼前的人消失不见。

所以都说了我不需要您“救命”啊。安迷修泄气地踢了踢脚。

雷狮回到旅馆就躺在了床上。他想起了刚刚安迷修的行为,忍不住嗤之以鼻。明明力量还不足以保护他人,却偏偏要挺身而出,安迷修这点倒是一直没变。

从小就这么愚蠢。

但是也有点意思,他转念一想,要是能在安迷修小的时候把他掰弯了,说不定长大后的骑士就不再是骑士了呢。狡猾的海盗在心里立刻制订了一系列的拐骗儿童计划。

第二天晚上雷狮再次出去转圈,果不其然又看到了在街上转悠的安迷修。

“喂,安迷修,你在这干什么?”

“哦,布伦达先生,我在这里完成师傅给我的任务啊。巡逻这条街。”似乎没想到来人会和自己打招呼,安迷修有些惊奇的下意识回答。

“你师傅真狠心,居然让你一个小孩子晚上在街上乱转,多危险啊。”雷狮说完这话想咬自己舌头。开玩笑,他什么时候开始担心起安迷修了。看他以后天天在自己面前作死的样子,估计也出不了什么事。

“请不要这么说师傅,布伦达先生。师傅对我很好的的。如果我超过时间回去的话,师傅会来找我的。”安迷修一边昂着头一边向前走,雷狮跟在他身边。

“你为什么要在这条街上多管闲事?”雷狮随口问道。

“这才不是多管闲事!因为师傅让我观察这些人,他说当我能从中看出些什么后我就能成为骑士了。”安迷修硬邦邦地丢下一句话。

“那你看懂了什么?”

安迷修突然垂下了头,鼓起了嘴巴抱怨,“我什么都没懂,大家明明都好好的嘛,有什么好观察的。每天都是很多人来这里买各种东西,大家都看起来很高兴,有什么看的!师傅真是的……”说到最后,安迷修突然住了嘴,他警惕的看着雷狮。

“我刚刚说的话你不要告诉别人啊。”

“哦?我要是告诉你师傅你说他坏话你是不是就当不成骑士了?”

“才不是!你不要乱说话!”安迷修竭力伪装,但是他的表情将主人完全出卖了。

安迷修小时候太好玩了吧,雷狮在心里想着长大后安迷修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和小时候完全不是一个人。

“你看,当骑士多难啊,要经历那么多历练,不如来跟我当海盗如何?”雷狮突然起了玩心。

安迷修立刻瞪圆了眼睛,“什么,你居然是个海盗!!我要讨伐你!”安迷修把手放在剑上,却又犹豫了。

“怎么,小骑士先生,你不是要讨伐我吗?”雷狮蹲下身子平视安迷修,安迷修脸上的迷茫和惆怅的表情一览无余。

安迷修犹犹豫豫的开口,“但是布伦达先生你不是坏人啊,你之前还帮过我。我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小孩绷着个脸严肃的想了半天,最后自暴自弃地闭上眼,“我就是这么感觉,你要是想笑就笑我吧!”

“噗。小鬼。”雷狮一把摁住安迷修的头揉乱他的头发,“你师傅没有告诉你不要随便相信别人吗。”

“说不定你以后会死在我手上。”雷狮站起身垂下眼睛看他。

“我今年9岁,不是小鬼,已经是个见习骑士了!”安迷修不满的纠正。得到了对面人不满的一声“啧”。

“不会的。”

“什么?”雷狮没听清。

“我是不会死在布伦达先生手里的。因为到时候,我会足够强大到能够保护自己,能够与你抗衡。”安迷修盯着雷狮的眼睛看着。雷狮看到小安迷修的眼睛里有两簇小小的火焰,就像是长大了的骑士一样。

坚定着自己的道义的骑士眼里燃烧着正义的光,他走到哪里就将这火种播种到哪里,由此而将希望带给被火光照亮的地方。

而终于有一天,正义的骑士自身也被这巨大的火焰所吞噬。

“布伦达先生……布伦达先生您还好吗?”雷狮回过神来。

“布伦达先生你大可以放心,到时候我不会杀了你的。”面前身高不足150的小孩认真的看着他讲话。

雷狮的回应是再一次伸手揉乱了安迷修的头发,惹来对方一阵怒视。

第三天晚上,雷狮再一次见到安迷修时,小孩沮丧的坐在路旁的椅子上。安迷修从头上的呆毛到小腿都无力的垂在那里。

雷狮靠近他时,安迷修突然抬头。于是雷狮连问都不用问就知道了安迷修这么颓废的前因后果。

“布伦达先生,你又来了。师傅和我明天就要离开这个星球啦。我这一次又没有完成师傅的任务。”

安迷修垂下了头,他眼里的光亮似乎也因此暗淡了几分。

“是嘛,那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雷狮困惑道。

“不知道,每次我都是跟着师傅走的。这样的话,就不能看到海了。而且,一直这样,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真正的骑士啊。”安迷修更加垂头丧气了。

但雷狮显然已经不在关心上一个问题了,他抓住重点。

“你想去看海?”看来这个时候的安迷修想去看大海。那么这就是第一个愿望了。

“对啊,听说这个星球有很大的海。距离我上一次见到海已经过了很久啦。”安迷修看见雷狮突然正经的表情懵懵的点头。

“但是师傅说这一次我们的行程很紧,不能带我去看海。”他又沮丧的补上一句。

“这有什么难的。”

安迷修听了这话又抬起了头,他的眼睛再一次熠熠生辉,但很快又沉静下来。

“布伦达先生你不用安慰我,就算不能看到海也没关系的。”安迷修倒是善解人意了起来。

他正发着呆,突然雷狮一把把他提起来扛在肩上。一个蹬腿,他们就飞在了空中。安迷修瞪大了双眼盯着自己脚下。雷狮一言不发催动元力向前飞去。

突然,他感受到自己的脖子被手揽住,随后安迷修兴奋的喊叫了起来,“天呐!我们是在飞吗?我听说只有特别厉害的人才会飞的!我居然在飞!”

雷狮微微撇过脸,“别在我耳朵旁边大喊大叫。”

“哦,对不起布伦达先生,我——我太兴奋了!您居然会飞!”

“这有什么,你以后也会的。”

“真——真的吗!”小孩兴奋的挥了挥手,随后又赶紧抱紧了雷狮。

“当然。”

你以后不仅会飞,你还会有两把剑,一把叫流焱一把叫凝晶。你会无数次对邪恶双剑相向,你会为了你自己的骑士道而受尽苦难,但你从未停下过脚步。

海渐渐在安迷修和雷狮的眼前展现。雷狮落在海滩边,夜里可以隐隐约约看见海岸线。海上有几艘渔船亮着点点星火。安迷修似乎也被这静谧而又壮观的大海所震撼,一言不发的站在雷狮旁边。

夜里微凉的海风吹过来,温柔的轻轻撩起雷狮的头发。旁边安迷修微不可察的裹了裹外套。安迷修盯着大海,心里却想着他身旁的那个人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安迷修还不明白身旁的人露出的从未见过的温柔神色代表着什么。但他想这一定是一件能够令人高兴而又忧伤的事情。

两人就这样无言的并列站了一会,直到雷狮问他,“你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回去吧。”

安迷修乖乖的点头,于是他们再一次飞回去了。回来的路上安迷修显然累极了,他竟然趴在雷狮的肩膀上睡着了。

雷狮再次落在地上时,安迷修刚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醒了。他跟雷狮道别。迷迷糊糊的转身。就在雷狮思考着安迷修在半路被拐走的可能性有多大时。安迷修转了一半的身子突然又转了回来。他瞪大了双眼,又使劲眨了一下眼。

雷狮以为他眼抽筋了。安迷修突然抬起头看着他。

“布伦达先生,我以后一定是个很帅的人。”

雷狮猛地转头,身后却空无一物,等到他再转回来时,就连面前的小孩子也不见了。

刚刚安迷修那一瞬间的眼神,分明就是在看着他身后的什么人。

雷狮收起心中的疑惑,向突然出现的另一道黑色的门迈步。

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是雷狮无比熟悉的地方。

这里是凹凸大赛的比赛场地。

他向前走进森林,如他预料一般,棕发的骑士在森林中因为骚动转过身,与他看了个对眼。

安迷修举起手中的两把剑直指雷狮。

“恶党!你在这里又想干什么坏事!不对……”骑士突然欲言又止。

“布伦达?”

他认出我了?雷狮站在原地,他举起雷神之锤。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0 )

© Alex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