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安】楞次定律

物理老师雷×生物老师安,脑洞来源于我的老师们(x

 

喜欢的话请评论谢谢!(鞠躬

 

ooc预警

 

顺便求小伙伴QAQ之前跟同学疯狂安利然后并没有人吃

 

 

 

 

 

 

〈1〉

 

安迷修站在高二(7)班教室外面往里看,一群学生,有男有女,如浪潮一般拥着一个人,而处于浪潮中央的那个人,正是他们班的新物理老师,雷狮雷老师。

 

安迷修有点头疼,之前他们班的物理老师因为重病而请了半年的假,但学生的课不能耽误,于是领导决定换一个老师,他之前还在默默的希望学生们能尽快适应新老师,但显然,目前比起学生他才是那个不能适应的人。安迷修看着新老师头上绑的头巾,默默地咬牙:之前明明都说了让他把头巾摘下来,学校要求学生不准着奇装异服,老师们都会自觉当示范。结果,新来的老师带着个幼稚的星星头巾在学校里横行。因为这个,安迷修对这个空降的老师更是好感度down了一级。按照惯例,新老师应当从普通班教起,但似乎雷狮上头有人,于是他就直接空降到了重点班。这时,教室里学生注意到了安迷修,纷纷冲安迷修安迷修打招呼,于是雷狮也终于注意到了安迷修。安迷修默默的有点心塞,他走进教室对挤成一团的学生说:“好了同学们,马上上课了,都回到座位上去,把生物书拿出来。”安迷修走上讲台,又一次苦口婆心朝雷狮补了一句:“雷老师,希望你能把头巾取下来,给学生们做个好例子。”

 

“哦——”雷狮微微撇了一下嘴“怎么,安老师也要来教导一下我吗?”他半是玩笑半是调侃的问道,抬眼看向安迷修。

 

“安老师,雷老师带头巾这么帅,就让他戴着嘛。”“对啊对啊,我们会乖乖穿校服的,你就别让雷老师摘头巾啦!”“就是就是。”学生纷纷附和。安迷修扫了他们一眼。果然,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

 

好嘛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安迷修默默腹诽,才上了一节物理课就都倒戈向你们雷老师那边了,你们安老师一片苦心全被你们吃了。

 

“我只是给你一个忠告而已。”安迷修冷静的陈述“至于到底要如何是你自己的意愿,我无力干扰。”反正你就算戴着我也不能把你怎么着,安迷修有点泄气的想着。

 

然而雷狮你雷大爷不愿意了,他一屁股坐在第一排的空位上,冲安迷修露出一个纯良的笑:“我刚来,什么也不懂,安老师你就原谅我呗。为了表示对安老师衷心劝告的感谢,我决定为你当一次学生听一节生物课,以回忆起我高中时期我几乎每次都是满分的生物,顺便来了解一下安老师你。”

 

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这是在挑衅,安迷修却不生气。“如果你不会打扰我上课的话,请随意。”他几乎是客气的说。雷狮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里更加不爽了,他哐当一声坐下,安迷修皱了皱眉,却什么也没说。这时,上课铃打了,安迷修将不满扔在脑后,打开课件开始上课。他本以为这堂课除了多了个雷狮以外,一切都会如常。

 

但心里不爽的雷大爷显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同学们请看屏幕,我们把这个细胞放大,仔细看里面的结构。”

“安老师——”

安迷修的眉毛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一下。“雷老师,请讲。”

“我有密集恐惧症,能不能快点换下一个啊。”雷狮盯着安迷修笑。

鬼信你有啊,你要是真有倒是别看着安老师啊!他背后就是那个细胞啊喂!!在场的学生无不在心中呐喊。

但安迷修还是微笑着说:“不好意思,请你忍一下吧。我想你闭眼不看或者回办公室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显然雷狮不会轻易地离开,安迷修看大家也都差不多记完了重点,就顺着雷狮的意换了下一页。

 

两分钟后

 

“安老师——”雷狮再一次懒洋洋的脱长腔调喊。

安迷修笑容僵在脸上。“什么事,雷老师?”

“为什么书上写的是A你的PPT上却是腺嘌呤核糖核苷酸呢。”

“雷老师A就是腺嘌呤核糖核苷酸,你高中满分的生物在哭泣。”

“没办法啊,毕竟我大学学的不是生物,都过去这么久了忘了也没办法啊。”

“雷老师你能不能安安静静的听课呢?”忍耐忍耐你是在上课安迷修不要浪费时间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看你的笑容能撑到什么时候。

安迷修背过身子吸了一口气继续讲课。

 

不到五分钟。

 

“安——”

安迷修的笑容终于崩了,他控制不住的抽搐嘴角笑容扭曲的一把掰断粉笔。

“请——问——雷狮同学,你又有什么问题。”安迷修努力压制住语气使自己和善一点。

看到安迷修崩坏的笑容,雷狮得意了。

“没什么,就是安老师你挡住黑板了,我看不见。”

“啪!”被安迷修刚拿起的第二根粉笔结束了它短暂的生命。

 

总之最后,这堂课总算是有惊无险的上完了。纵使雷狮三番五次的挑衅,拼命散发跟我打一架的气息,安迷修都以惊人的忍耐力视而不见。但两位老师的互怼时期也算是正式开始了。高二(7)班的班长甚至将那天载入了史册。当天,高二(7)班的同学们表示他们上了史上最提心吊胆的一节课,虽然安老师不会把怒气撒在别人身上,但看着新来的那个长的很帅的雷老师不停地作死,他们很方啊。对此雷狮两手一摊表示谁让他刚来就被安迷修以同一件事同一种讨厌的表情同一种恶劣的语气(他自认为)怼(还是他自认为)了两次,他也很无奈很无辜啊。

 

其实真正不爽的是被人看低。安迷修那个态度,明显就是看不起他的实力。

 

 

 

 

 

〈2〉

很快,高二(7)班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第二周,新老师一般都会上几节公开课来方便学校进行教学质量的检测,即使是雷狮也不例外。因为雷狮长的帅和特立独行的性格,他不仅在学生里面很闻名,就连高三的老师都对这个人有所耳闻。所以雷狮上公开课的那一天,来了一大堆老师,部分老师甚至都挤到了门口,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安迷修当然也在此之列。

 

老实说安迷修并不认为雷狮能比其他的物理老师讲的好到哪去,毕竟阅历放在那里。但听雷狮的物理课,却着实让他惊艳了一把。那天雷狮少见的穿了一套西装,将头巾取了下来,他笑的随意却亲和,本来就长的帅,这么一笑更是明显。雷狮讲课语言轻快通俗。那节课讲的是楞次定律,纵使安迷修很久没接触过物理,也听得津津有味。讲着讲着,雷狮突然神秘一笑,“有人问我雷老师你能不能用一句话通俗的概括一下楞次定理。”他讲到这里故意停了一下,安迷修下意识的憋了一口气。

 

“我回答他说可以啊,用你们语文老师的话来说,就是相见时难别亦难嘛。其实,更通俗一点,两个字形容,就是矫情。”

 

“woc雷老师你太妙了!!”“雷老师六啊。”“哈哈哈哈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教室里立刻爆发出一阵笑声,就连听课的老师们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安迷修一个没憋住笑了出来,他抬起头突然看到雷狮看着他笑容揶揄,莫名的脸就有点疼。

 

安迷修低下头想行吧行吧之前小看你是我的错你实力还是不错的。

 

雷狮讲到最后,一本正经的对那群小孩说:“你们记住这张图了啊,你们以后的图,都是这副熊样。”安迷修本来对雷狮有点改观,结果被这句话一下打回原形。果然,雷狮还是那个雷狮,言语粗俗。

 

结果显而易见,雷狮的教学质量检测过了关,这也就意味着他以后就是高二(7)班正式的物理老师了。安迷修接到通知时,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头,想着以后可就好玩了。嘴角却无意识的勾起。

 

 

 

 

 

〈3〉

就这样,高二(7)班在安迷修和雷狮的互怼中平安的度过了一个月。学生们表示大概除了安老师出差的那几天,都能看见雷老师和安老师试图通过语言方式搞死对方。甚至还有7班同学在学校论坛上开了个讨论,名字就叫今天安迷修老师和雷狮老师互怼了吗。安迷修无奈的扶额,心想这要是助长了学校不良风气还真不能怪他。他收拾好东西总出校门,今天晚上没有他的晚自习,天沉的像墨一样,安迷修想起来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提醒自己别忘了带伞。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哭声,还夹杂着几句小声咒骂的声音。安迷修锁紧了眉,脚步一转顺着声音走去。在小路的尽头,视觉死角处,他看见几个人对着墙,他们的腰带上绑着把小刀。哭声就是从最里面传来的。安迷修警觉的躲在墙后。

 

这是——小混混在打劫?安迷修把包扔在旁边,准备冲出去。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安迷修身体迅速绷直,回头下意识就是一拳,雷狮猝不及防,只能迅速后仰,敏捷的躲过了这一拳。

 

“woc安迷修你干什么???”雷狮喊出声。

 

“遭——闭嘴!!!”安迷修一惊。

 

“你们是谁!!!”显然已经晚了,对面那群人已经转过了身,安迷修注意到领头的那人手里拿着刀。

 

雷狮吹了个口哨,显然他已经看出来目前的情形。他看向旁边安迷修,笑出了声。

 

“喂,你会打架吗?”

 

周围人已经把他们围成了一圈,雷狮和安迷修背靠背,安迷修扫视了一圈,2对10。

 

“这种时候,我可不会临阵脱逃。”

 

“你们是谁!”拿刀的人再次逼问。

 

“雷狮你听好了,我们有两个人,对面有10个人,我们对半分。

 

“少废话安迷修,我一个人能打10个,你要是不行就闪开。”

 

“少小看人了雷狮。”

 

“woc一起上,打那两个装逼的。”

 

被多次忽略,领头的人恼羞成怒,他一声令下,一群人冲了上去。安迷修一个侧身一把抓住对方撞过来的拳头,反手拧了过去甩到一旁,旁边雷狮一脚踹翻一个。

 

“呦,安迷修,不错嘛。”

 

安迷修不说话,反手踹了对面人的关节,对方身形一滞咚的跪在安迷修旁边旁边雷狮一脚踩上他肩膀跳起来扫翻两人。

 

“不过——”雷狮刚落地,安迷修又打倒两个人。雷狮瞳孔一缩,突然一把拽过安迷修。

 

“喂你干——”

“哐当!”刀子落地的声音。同时还有人倒地的声音。

 

“还是我更帅一点。”雷狮得意的补充。安迷修皱着眉给了刀被打掉愣在那里的人补了一拳。他抬头看剩下的不敢过来的人。

 

“我说,看你们的年龄不过大学,即使带刀一开始没拿出来,其实你们不想伤人的吧。刚刚要是真的捅到我,你们就真的别想好了,我劝你们还是冷静一下,好好想一下。”

 

本来这群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本来就打不过两人。听安迷修这么说,赶忙抬着人纷纷跑路。雷狮不满的看向安迷修。“干什么安迷修,他可是在欺负我校的学生啊,要好好教训一顿才行。”雷狮瞥了一眼吓晕过去的那个女生,把她抱了起来。

 

“那孩子晕过去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得赶紧把她送到医院,没时间跟那群人浪费。”安迷修示意雷狮把那个女生带出来。“再说了,你也只是想打架而已吧。”他走向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去最近的医院,是三院是吧。”

 

“切。”雷狮把人放在后座,一屁股也坐了上去。

 

“你上来干什么。”

 

“哇安迷修,我刚刚可是免费当了你的打手啊,这么无情??”

 

“……随便你。”窗外的风景开始移动。

 

等到终于联系到那女生的家长后,安迷修和雷狮才终于从医院里出来。安迷修看着完全黑了的天,无奈的叹了口气。旁边雷狮突然开口。

 

“唉安迷修,你还没吃饭吧,正好我也没吃,请我一顿就算报答我了。”

 

 

 

 

〈4〉

所以我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来这里啊,安迷修站在烧烤摊上,旁边雷狮已经开始吃了,完全不顾旁边安迷修要杀人的目光。雷狮要求安迷修请他吃饭,结果就把安迷修拉到了烧烤摊。雷狮把两罐啤酒放在桌上,自顾自开了一罐,安迷修瞥了他一眼。

 

“你要是喝醉了我可不管你,你就在这自生自灭吧。”

 

“你雷大爷酒量才没那么差。你也喝啊安迷修,你别告诉我你都这么大了还不会喝啤酒吧。噗,跟小孩一个样。”

 

安迷修狰狞的笑。

 

“喝就喝”

 

结果两人就这样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

 

“安迷修你打架不错啊,平时看不出来啊。不过比起我还是差了点。”

 

“明明是我比较厉害。”安迷修发现这人在某些事上和他的星星头巾一样幼稚。

 

“我刚刚可是救了你一命,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看不出来你还挺自恋。”

 

“到底是谁比较自恋啊!”

 

 

……

安迷修和雷狮暴打混混拯救学生的事情不知为什么当晚就在论坛上传了出去,甚至还有人拍了照片。

 

第二天,安迷修刚到教室是就敏感的察觉到教室内气氛不对。7班的同学很兴奋啊,早读语文和第一节课是连着的,他们只好憋着。等到第一节物理课下课,7班的同学们终于沸腾了,他们一拥而上。

 

“雷老师听说你昨天晚上和安老师一起干翻了一群小混混!!!”

 

“woc太帅啦雷老师,安老师也帅!!”

 

“我们都看到照片了,跟我们讲讲啊!!!”

 

“安老师是穿着白衬衫打架的超帅啊!!昨天晚上论坛上大家都说安老师和骑士一样,可惜没有马。”

 

一时间乱七八糟的雷狮一个也没听清,但最后一个他倒是注意到了。

 

“哦?那他们怎么说我的?”

 

“老师你昨天打人笑得挺开心,他们说你像海盗头子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盗头子哈哈哈还挺贴切哈哈哈哈。”

 

“海盗……,挺适合我的啊。我以后要是真成了海盗,一定要有个大船,收好多小弟,海盗团就叫雷狮,雷狮海盗团。嗯……不错啊。”

 

“老师醒醒,不存在的,tan90。”

 

“那你和安老师岂不是正好相反,骑士和海盗,一个正义一个邪恶。

 

“你们安老师还正义呢,他那个架势,说他以前没打过架我都不信,都可以和我媲美了。讲道理他那么矮。”

 

“雷老师安老师不矮好吗他有179呢。”

 

“比我矮,而且没上180。你们说你们安老师小小的身体到底是哪来的那么大力气?”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但雷狮显然沉浸于他自己的吐槽中不可自拔。

 

“这么一说那岂不是就是‘身体虽然变小了头脑和力气依旧存在,江户川迷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唉你们怎么离我那么远?

 

雷狮察觉到不对,转身,安迷修笑容和善看着他。

 

“雷船长?”

 

“哈……哈……您客气了骑士大人。

 

“哪有,我不是江户川安迷修吗,继续啊。”

 

“呃……你听我解释??噫!!!”

 

后来7班同学称他们第一次看到安老师黑化,一致决定绝对不能在安老师面前提起身高,尤其是把雷老师和安老师和身高放在一起。并且强烈对论坛上舔照片的表示嘲讽,照片上的本尊第二天就在他们面前上演了一场真人实战,简直让别班同学羡慕不已。

 

今天的七班教室内依旧充满了和平的气息。

 

 

 

 

〈5〉

不知不觉,距雷狮空降到现在已经有将近半年了,安迷修也渐渐适应了和雷狮互怼。

 

清晨,安迷修像往常一样睁开双眼,却感受到了一阵酸涩,整个身体都感觉沉在水里,头动一下都疼的要命。

 

看来是发烧了。安迷修躺在床上放空头脑。

 

偏偏是今天。今天是月考,反正也没有课,应该不要紧。再说,要是考试班主任却不在,学生也会不安吧。想到这,安迷修撑起自己的身体,忍着疼得要炸掉的头穿好了衣服,想给自己做点吃的。但看什么都没有食欲,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吃,就到了学校。安迷修坐在办公桌上,看时间还早,考试是8开始,现在是7点,还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半个小时后去一趟教室再重复一遍考前注意事项。安迷修订好闹铃,趴在桌子上用外套垫着决定再休息一下。

 

雷狮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没有像往常一样看见安迷修坐在座位上,他在心中嘲笑了一番安迷修也有迟到的一天。然后走到自己的桌前,才看见安迷修趴在自己桌子上睡觉。

 

“哇安迷修,你居然会在睡觉?少见啊。”雷狮绝对不放过骚扰安迷修的任何一个机会。这次,安迷修却没有回应他。就在这时,安迷修的手机响了起来,雷狮瞥了一眼,是闹铃,但安迷修依旧没有任何要醒的预兆。雷狮划掉闹铃,伸手去推安迷修。

 

“喂,安迷修,醒醒!”这一上手,雷狮终于注意到了不对,安迷修整个人都烫的吓人。

 

安迷修倒是被雷狮晃醒了,他艰难的抬起头眯起眼却看不清雷狮的脸。

 

“几——几点了?”

 

“安迷修你在发高烧你想死吗!”

 

“少废咳……话,几点了。”

 

“七点半,你现在跟我去医务室。”

 

“我……得去一趟教室。”安迷修努力理清思绪,挣扎着想站起来,但高烧使他的四肢麻木,他发现自己站不起来。

 

“安迷修你疯了居然还去教室,起来,跟我去医务室。”雷狮没有注意到安迷修的异常。他想拉起来安迷修,安迷修靠在椅子上意识模糊。

 

“行吧行吧我替你走一趟教室。”雷狮以为安迷修不愿意。他跑出办公室去了趟7班教室,随便说了点东西,就匆忙跑回来。安迷修艰难的抬起头制止雷狮妄图拉他起来的动作。

 

“我……咳咳……我腿麻了,呼,站不起来。你去帮我把医务室的老师……咳....叫过来吧。””

 

“啧。”雷狮不爽的迷了眯眼,一把抱起安迷修往外面走。“安迷修你比想象中的重啊!”

 

“雷狮……你特么把我放下来。”虽然现在学生都在自习,但难免碰上几个学生,安迷修感觉自己已经死了一回了。“放我……下来。”但他此时的语气显然没法起到预期的结果。

 

“别那么矫情行不行,你又不能走路,闭嘴!”

 

安迷修理亏,乖乖闭上了嘴巴,更主要的原因是雷狮跑着步颠的他头疼欲裂。等到雷狮到了医务室,安迷修已经皱着眉睡着了。他看见医生给安迷修打上点滴,坐在旁边的床上。安迷修的床背对着窗户,阳光自窗外流淌下来,照在安迷修昏睡的脸上。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脸,心里胡乱想这人发烧41℃还想着去班里,仔细一看安迷修还是挺帅的,特别是现在脸红红的。

 

woc这么一看安迷修还挺可爱的。雷狮无节操的想。他无聊的要命,伸手“咔擦”照了一张照片。突然就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安迷修的时候,那人衬衫扣到第二个,一本正经的怼他,让他把头巾取下来。雷狮最讨厌的就是安迷修那种性格的人,所以就忍不住在生物课上怼了回去。但和安迷修相处长了,显然安迷修不是他所认为的那种性格一板一眼圣母心爆棚的人。安迷修会好心的给流浪猫喂食,却也会和他一起二话不说就狂揍小混混。雷狮想要是没有安迷修,大概他的职业生涯会无聊一半。本来他也不想来当老师,要不是安迷修一开始看不起他,他那节公开课就不好好上了。

 

这么想雷狮忍不住笑了出来。安迷修躺在床上对此毫不知晓。年轻的女医生在门口站定,看见坐在病床上的人温柔的笑了起来。空气中自由而散漫的小灰尘飘过阳光,在两人的脸上留下轻柔的印记又转瞬消失。

 

医生转身走向另一个办公室。

 

当天晚上,学校的论坛上炸开了锅,果真如同安迷修所料,有晚来的的学生看见了雷狮抱着安迷修狂奔并机智的录了像。雷狮是属于无聊的时候会去看看论坛的人,安迷修请了一周的假,于是雷老师坐在办公室里无聊的摸出手机逛论坛,然后就不可避免的看到了录像。他往下刷新,下面清一色的woc。他看的津津有味。

 

安老师是我男神:woc,我决定吃这两个人的cp。

 

banana:ls+1,话说楼上的id在哭泣喂!

 

ilovestudy:雷老师不是刚来的时候就和安老师怼起来了吗,这事全校都知道啊,怎么吃cp??

 

学霸求抱大腿:lss+1,楼上的学霸听说过相爱相杀吗。

 

 

一闪一闪亮晶晶:我现在比较关心安迷修老师回来之后发现这段视频被传到了网上会不会羞耻致死,我还记得当年安老师刚来的时候演讲读错了一个字脸色爆红的事。

 

我爱数学:哈哈哈ls,我也开始担心起来了,其实本来我都没听出来,要不是安老师从脸到耳朵都红了我都没反应哈哈哈,woc安老师脸红超可爱啊,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南栀:ls收起你大胆的想法,不过安老师脸红确实(捂脸尖叫),太可爱了。

 

…………

雷狮看到这个一脸懵逼。他继续往下翻,总算有个人解释了一下。

 

nsjdh:安迷修脸红.GIF,官网上安老师演讲那个视频自截的GIF,抱图自取,深藏功与名。

 

老子要抱抱:woc楼上干得漂亮啊啊啊啊图已存woc这个镜头转的太好了可以清楚的看见安老师红耳朵woc太可爱了prprpr

 

 

单身狗:啊啊啊7班的安老师的迷妹爆炸啊啊已存。

 

拒绝狗粮:我,摄像师,打钱。

 

…………

雷狮盯着那张GIF,画面里安迷修正在读演讲稿,突然顿了一下,整张脸都红透了,这时摄像机转到了离得较近的侧面,雷狮清楚的看见了安迷修的耳朵红的滴血一般。那一瞬间,雷狮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戳中了。他默默的保存,顺便脑补了一下如果是隔壁语文老师脸红,然后被自己的想象深深地雷到了。雷狮盯着手机沉默了半天,终于后知后觉自己早就对着安迷修弯了。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黑了的屏幕,突然想起来安迷修发烧的那天,他慌张的带安迷修去医务室。和安迷修并肩作战时。他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时,那人干净的眼睛和笑容。

 

我早在自己意识到前,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吗?

 

 

 

〈5〉

一周很快过去,安迷修病也好的七七八八,他在周一的下午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到了学校来,来的时候正好下课,他朝着办公室走去。

 

此时办公室内,雷狮的课代表正在抱作业,他看见雷狮的硬盘里的游戏,好奇的问:“雷老师你也玩绝地吃鸡?”雷狮瞄了眼课代表,看见他一脸老师求带的表情,想今天作业不多。于是拍了拍课代表的肩膀说:“晚上一起吃鸡吧!”

 

与此同时,安迷修踏进办公室的脚步一滞,雷狮抬起头跟安迷修看了个对眼。

 

那一瞬间,物理课代表同学感觉自己活不到下一节课。

 

“好啊雷狮我不在你就是这么带坏我的学生的。”

 

“我们只是一起玩个绝地吃鸡怎么了安迷修,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玩。”

 

“就算这样你就不能注意下自己的言辞吗,你是个老师!”

 

安迷修你怎么跟楞次定律一样啊!”

 

我看是你21号染色体多了一条不你其实是脑回路被驴踏平了吧!”

 

那一天,在外面围观的学生们深刻的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并且围观了大佬是如何优雅的怼人的。

 

 

 

 

〈6〉

安迷修发了一场烧回来后发现雷狮似乎变了。

 

“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居然喜欢这种东西哈哈哈哈。”雷狮对着安迷修嘲笑,他指着一个小马的靠枕嘲笑安迷修。

 

安迷修崩溃的闭上了眼睛。显然,雷狮变得更加喜欢惹他生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看不出来啊你少女心还挺强这玩具叫啥来着,小马保罗?小马比尔?哈哈哈哈哈挺适合你的哈哈。”

 

安迷修举起抱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正好你不是骑士嘛缺个马哈哈哈哈这不是来了吗哈哈哈。”

 

安迷修蓄力,将抱枕砸向了雷狮。

 

“雷狮你大爷我都说了这是学妹送给我的你在笑一个试试!!!!!”

 

哐当!

 

安迷修击杀  雷狮

 

结果最后安迷修把雷狮从椅子上砸了下来,靠枕也因为砸到了咖啡杯而不能用了。安迷修心疼的把靠枕带回了家,毕竟是别人送的礼物,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7〉

 

期末考试的那天安迷修监考完最后一场考试,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个限量版的小马宝莉的玩偶躺着。旁边还附有一张纸条。

 

安迷修给我在这等着我有事马上回来。这小马比利是送你的。

 

不用看都知道这是雷狮写的。安迷修想起来刚刚回来时听见女生讨论情人节礼物要提前送的事情,又想起来雷狮那天跟他别扭的道歉。最后他想雷狮这是小马宝莉你怎么就记不住呢。

他看见雷狮跑进办公室站在他面前,然后把手啪的撑在办公桌上对他说老子想和你以后一起做楞次定律的实验安迷修你敢不答应试试。

 

他们在无人的办公室里交换了一个吻。

 

 

 

 

 

END

 

 

安迷修当晚突然想起来楞次定律的实验是用磁铁在线圈里抽插。

他发现比起表白雷狮更像在性骚扰。


评论 ( 8 )
热度 ( 141 )

© Alexia | Powered by LOFTER